毛主席与砀山酥梨的情缘

2018-09-15 18:07:14

说来也巧,毛主席与砀山酥梨结缘不是在砀山,而是在徐州。19521028日,毛主席在罗瑞卿的陪同下,第二次来到徐州,考察工作,专列停在徐州北站。早饭后,毛泽东在市委招待所接见了许世友和市委负责人华诚一、市长张光中等人。据随行医生王鹤滨的回忆:毛主席随后乘车来到市委招待所稍事停留,这时地方上给毛主席送来了土特产——几个砀山梨子。梨子个头很大,每只足有二三斤重,毛主席收下梨子,看了看笑着说:“谢谢了,你们尝尝吧!”他说着用手指了一下随行的同志。主人用水果刀将梨皮削去,将梨切成许多小块,用盘盛着先送到主席面前。“我的牙齿不行,吃了会痛的!”主席笑着谢绝了。我们都尝了一块,砀山梨糖量高,吃起来很甜。

图片关键词

虽然毛主席这次因身体原因,没能品尝砀山梨,但从随行人员的赞叹声中,对砀山酥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时隔四年之后,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砀山农民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准备在党的八大和国庆节即将到来之际,隆重庆祝一番。听说几年前,毛主席来到家乡附近的徐州,砀山离徐州只有80公里之遥,历史上曾属徐州管辖。因身体不适,遗憾得没能吃到砀山酥梨,大家决定精挑细选,亲自把家乡的特产寄给毛主席,以表达对他老人家真挚的爱戴。这个光荣的任务落到了砀山丰棉乡丰棉三社的身上。丰棉乡地处口门子,即现在的西南门镇,位于砀山县城东北9公里的故黄河南岸。100多年前,这里是古黄河的泄洪通道,属于典型的黄泛区。不过,天然形成的泡沙、青沙土壤,却很适宜耐旱、耐涝、耐瘠薄的砀山酥梨生长。这里的人们因地制宜,逐渐摸索出一套种植砀山酥梨的方法,并形成了自己品牌——口门子酥梨。据说,明万历年间,皇帝老师沈鲤,曾路过此地,品尝了口门子酥梨,认为是果中上品,遂传口谕作为贡品,年年进奉京城。“口门子贡梨”由此得名。民国时期,这里有成片的梨园,但大多是地主的私产。1948117日,华野三纵九师解放了砀山,从此口门子的农民获得了自由。翻身做主的农民,分得了土地,拥有了自己的果园,沐浴社会主义农业合作化的春风,哪能不发自内心地喜悦,为报答毛主席的深情大恩,他们决定将最宝贵的“口门子贡梨”献给敬爱的毛主席。

图片关键词

这件事就这样紧锣密鼓地做起来了。全社首先召开了50多名党员、干部参加的大会。会后,张广德社长安排林业队的傅西坤、王洪亮等人,精心挑选了几十个熟透了的梨子,个个黄亮美观,皮薄个大,香气扑鼻。为了防止碰破损伤,管委会决定做个特制的木盒子。他们请回师傅王天才精心赶制木盒子。王天才家住后蒋营,是丰棉三社的社员,当时在西南门铁木业社工作,是个有名的巧木匠,尤以制作风箱出名,他做的风箱严纹、风大。砀山的小鼓炉铁匠用的小风箱,大都出自王天才的手下。王天才接受做木盒子的任务后,再三考虑,精心设计,决定用软质山杂木,不用铁钉,用榫卯眼扣成。木盒子是正方形的,边长40厘米,高10厘米,在盒箱里用木板隔成25个小方格,每个格里盛一个梨,用包装纸把梨一个一个地精心包装好,放在方格里。每个梨有六七两重,合计约有十几斤香酥梨。

在果盒里,还附上一封信,信的大意是:敬爱的毛主席,我们丰棉三社的全体社员,在农业生产合作社成立一周年之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周年的时候,在中央八大胜利召开的日子里,给您献上口门子的香酥梨一盒,这是我们用劳动培育出来的成果,这是我们三千名男女社员无限热爱毛主席的一片心意。信的署名是安徽省砀山县丰棉乡丰棉第三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管理委员会。一盒香酥梨由实物保管会计吴颂兰经手,通过邮局,寄往北京中南海。不几天,收到了国务院办公厅的回信,回信说:你们寄来的砀山香酥梨,毛主席收到了,谢谢你们对毛主席的爱戴。回信由吴颂兰妥为保管并一直珍藏着。“毛主席吃到口门子的香酥梨了!”这大快人心的消息,很快在丰棉三社这片土地上流传开来。“口门子的香酥梨走进了毛主席的庭院”,丰棉三社的群众至今仍引以为豪地议论着这样一个甜蜜的话题。两年后,毛主席第六次到徐州视察。砀山县委办公室于87日下午5时,接到电话通知:8号,党中央有重要领导人路经砀山,要在车站停留,请县委做好迎接准备。有关工作人员,立即向时任县委第一书记刘钦鉴作了汇报。听到这一重要消息,刘钦鉴既高兴又紧张。他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晚饭后立即召开县委常委会。由于这些天听到不少毛主席视察河北、河南的消息,大家怀着兴奋的心情,猜测是毛主席要来砀山。常委会一直开到凌晨三点,但常委们精神饱满,谁也没有睡意,大家一直讨论着该向毛主席汇报些什么?要不要给毛主席送些礼物?送什么礼物?会议结束后,常委们立即匆匆奔赴火车站,迎接毛主席的到来。

8日下午5点钟,砀山火车站的支部书记彭全德同志告诉大家,专列已经开出商丘火车站,50分钟就可以来到砀山。听到消息,大家立即兴奋起来。6点多钟的时候,轧道车开过来了。大家翘首以待毛主席乘坐的专列。约莫过了20分钟,毛主席的专列缓缓驶进砀山火车站,县委的同志们在月台上凝视着进站的列车,635分火车停稳在砀山车站。公安处的同志先上了车,彭全德送去了砀山县委写给毛主席的信。不一会,下来人说,可以上去,等候接见。刘钦鉴、张启明、薛兆本、刘思常四人随着公安处长在月台上向东走去,走了三节车厢距离,上车了,在车厢里又返回向西走,走进一节车厢,是会议室的摆设,有个长案子,有许多椅子,走出会议室,又走进一节车厢,是办公室的布置,这就是毛主席的列车办公室,有个大案子和几把椅子。一个警卫员迎上来说,毛主席正在休息,我去问问,可能接见?没停片刻,毛主席从西边一节车厢里笑容可掬地走来,神采奕奕,步履矫健,不像是65岁的老人。他上身穿白色衬衫,衬衫的下围束在腰带里,藏青色的裤子,赤着脚,穿一双拖鞋,很有精神。毛主席和蔼可亲,和县委的同志们一一握手,随即说,坐吧,坐吧。又说,拿烟,拿茶。话刚落音,走来一位女服务员,又递烟,又端茶,县委的同志把砀山人民送给毛主席的礼物——15公斤砀山酥梨,15公斤龙眼葡萄,4个硕大的西瓜,最新三期的《砀山报》送给主席,毛主席乐意地接受了。随后,毛主席询问了有关群众生活的问题,诸如你们是哪里人?你们现在做什么工作?粮食和棉花生产怎样?群众一年能有多少收入?农业生产合作社的规模,是大了好,还是小了好?农村食堂好不好?群众的自留田还要不要?等等。

当毛主席得知砀山属于黄泛区,黄河故道两岸形成大面积沙荒和冲积平地,盛产酥梨时,很有感触地说:“两年前,你们送给我的礼物我收到了,很好!这里的土地适宜栽植梨树,你们今后要大发展。”接见进行到20分钟的时间,毛主席笑容满面地说,就谈这些吧,下次再谈好不好!警卫员随口说,可以,可以。毛主席站起,和砀山县委的同志再一次一一握手,并送出车厢。毛主席的接见,对砀山县委是个很大的鼓舞,对砀山人民是件永远值得纪念的事情。有人甚至说,毛主席这次百忙之中,在砀山火车站特意停留,就是因为他收到砀山酥梨的一个反响,对砀山人民的一次回访。



关注我们